廣開言路,不可偏聽偏信

廣開言路,不可偏聽偏信

廣開言路,不可偏聽偏信

司空馬原為秦國呂不韋的手下。作為呂黨人物,在呂不韋被廢之后,他隨即離開秦國投奔趙國。趙國的悼襄王對司空馬并不十分器重,只任命他擔任了一個代理相國。

這時,秦國對山東六國的軍事攻勢日益猛烈,一度號稱強大的趙國也開始頻頻受到它的攻擊。司空馬入趙后,根據當時的形勢以及他對秦國政治的了解,建議趙王采取割讓土地用以賄略秦國的計謀,激起其他諸侯國對強秦兼并政策的恐懼與反感,進而重新構建列國合縱抗秦的軍事同盟,借此來保存趙國。這在當時秦強趙弱的情勢下,不失為一種辦法,但是趙王沒有采納他的計謀。

趙王沒能采納司空馬的計謀,卻也無法阻擋秦國的強烈的攻勢。司空馬見趙國大勢已去,毅然決定離開趙國。

司空馬來到平原津渡口,遇到了渡口守令郭遺。郭遺見司空馬來自都城邯鄲,便向他詢問秦、趙二國的戰爭情況,以及趙國在這場戰爭中的前途與命運。

司空馬直言不諱地告訴郭遺:趙王沒有采納他的計謀,趙國將逃脫不了亡國滅族的厄運!

司空馬由秦入趙,對雙方的情況都有較為深入的了解;在趙王摒棄他的計謀不用而迫使他離趙出走時,他對趙國何時滅亡的問題已經是成竹在胸了。此刻,他面對郭遺,以一個戰略家的口吻直接而明快地說:“趙國必亡。但它如能啟用武安君李牧為統兵元帥,可以抗秦一年;如果它殺掉李牧,它就支持不了半年。但是,現在趙王身邊有一個韓倉,此人心胸狹窄,嫉妒功臣,曲意迎合趙王,深得趙王的寵信。趙國目前危在旦夕,趙王勢必進一步偏信他,而他又極容不得李牧。因此,武安君李牧將難保性命,趙國滅亡也不會超出半年!”

秦王政十八年,秦國在滅掉韓國之后大舉進攻趙國。秦趙戰爭進入了大決戰的階段。趙王任命李牧、司馬尚率兵抵抗,然而偏信小人的趙王卻未能始終如一地任用李牧,秦國使用離間計,賄賂趙王身邊的寵臣,散布了武安君李牧要造反的謠言。趙王輕聽輕信,不顧軍事上臨敵易帥的大忌,一面派出趙蔥、顏聚代替李牧指揮軍隊;一面派出讒臣韓倉處置李牧的“謀反案”,韓倉即以莫須有的罪名處死了李牧。

李牧死后,秦軍拉開攻勢很快擊敗了趙軍,趙軍將領趙蔥戰死沙場,顏聚戰敗逃亡,趙國完全喪失了抵御的力量。秦軍乘勝攻破趙都邯鄲,俘虜了趙王,趙國滅亡。

從李牧被殺到趙國滅亡,前后時間僅5個月,這正如司空馬所預測:趙國如果殺掉李牧,它將支持不了半年!

趙國的滅亡,是歷史發展的大勢所趨,更重要的內在原因,正是趙王偏信小人,不能廣開言路,采納有識之士的建議。

身處高位的人很容易相信自己的“身邊人”的話語,但如果沒有足夠的辨別能力,再加上言路不暢的話,那就很危險了,似乎脫逃不了要么被架空,要么被毀滅的厄運。

  • 本文已影響

    微信公眾號: 【從容美文網】 crongcn

    上一篇:牢牢地抓住機遇 下一篇:要透過現象看到問題的本質

    最新文章

    關于本站|聯系我們|廣告合作|版權聲明|隱私保護|雜志訂閱

    青海快三对子妙招