閱讀經典:藥香如蝶——吳克城

閱讀經典:藥香如蝶——吳克城

閱讀經典:藥香如蝶——吳克城

所謂的藥都是些亡去很久的草。長得正好的草是不配叫藥的,即使硬放進藥屜,不久它也會爛掉,因為它未經曬、烘、焙或炒——久久八十一劫,少了一劫,也不能成藥。

所以藥都身世滄桑。身世滄桑的藥只能以文火慢熬。我喜歡這個“熬”,“煎藥”的煎太輕薄,與藥的身世不協調。

急火出菜,文火出藥——飽經滄桑之心,除了以文火輕攏慢捻,是斷不能把它再打開了——且看文火不疾不徐在藥鍋底下繚繞——繚繞成花的瓣,那么鍋中藥就是瓣中蕊了,熬著熬著,蕊心舒開,塵封已久的滄桑便一絲一縷地傾吐出來。

越王勾踐很善用文火熬藥。越國病入膏肓,他卻不慌不急,用去二十多年的光陰,來熬一服復國之藥。伍子胥在這方面可遜色了,他輸在一個“急”字上,一急,藥糊了。急火攻心,自己當然也在劫難逃。

滄桑是苦澀的,所以藥都苦。

苦藥祛病。

魏征是個善獻苦藥的人。唐太宗善喝苦藥。雖然有時他也會緊皺眉頭,但他最終還是咽了下去。紂王咽不下去,漸漸就百病纏身。病是潛伏著的陰謀,肉眼一時半會兒很難看到,它一旦顯出山水,就勢如破竹了。

小孩子理解不了藥的苦心,所以小孩子總拒絕好心好意的藥。我甚至都拒絕走進父親的藥房——我至今仍記著那個春夜,月色正好,我溜進父親的藥房,倚著門,看他熬藥。搖曳的燭影里,父親被藥擁著,也如一味藥了。藥香如蝶,滿室翩躚。父親說:“過來啊,過來叫藥熏熏。”我可不愿讓它熏,我一扭頭,轉身就跑,一地花影都被我踩碎了。

今夜,父親故去已整十年。當初那些被我踩碎的花影仍在。月色正好。可是再也不會有人喚我熏藥……

當初面對那些苦藥,我真不應該拔腿就跑……

從生到老,誰能離得了那些藥?從生到老,誰能說清,究竟要咽下多少藥?

  • 本文已影響

    微信公眾號: 【從容美文網】 crongcn

    上一篇:蜘蛛的網——韋素園 下一篇:閱讀經典:五峰游記——李大釗

    最新文章

    關于本站|聯系我們|廣告合作|版權聲明|隱私保護|雜志訂閱

    青海快三对子妙招