我來評詩

《春江花月夜》自問世以來以其綺麗迷蒙的意境,穿越時空的求索震撼了震撼了廣大讀者,作為文學大家的聞一多先生,評論它為“詩歌中的詩歌,頂峰中的頂峰”。更有甚者說它孤篇壓倒全唐。然而,人們交口稱贊的《春江花月夜》真的有那么好嗎?

  在我看來,這首詩最明顯的弊病就是套用古詩舊語的痕跡明顯。且不說眾口相傳開篇第一句“春江潮水連海平”中的“連”的妙用,實際上是套用的王昌連“”寒雨連江夜入吳”之句。還有“何人”“何處”“何人”“誰家”這樣的句式,竟然接二連三不厭其煩出現!這種句式在古體詩中可謂陳詞濫調,去看前人,“誰家玉笛暗飛聲”,“不知秋思落誰家”之句,就能明顯感覺到此詩有東施效顰,搪塞文字之嫌。也不明白詩人是不是個性偏愛這樣的句式,還是其他什么原因造成我們閱讀時的審美疲勞。

  這樣的例子,還有一處。“何處春江無月明”“天上白沙看不見”。“空里流霜不覺飛”,“江天一色無纖塵”“清風浦上不勝愁”“玉戶中卷不去”,還包括“此時相望不相聞”,“可憐春半不還家”。這些結構相同的詩句羅列起來竟有如此之多,能夠說通篇都在這種單調的節奏中重復進行,簡直讓人昏昏欲睡,無法在詩句的品讀中找到古詩詞凝練簡潔之美。

  其次在朦朧曼妙的意境營造下所掩蓋,但又不容忽視的問題就是本詩的思想境界同樣犯了人云亦云,缺乏深度的弊病,有人說這首詩抒發了游子思婦的相思離別,展開了對宇宙奧秘的探索,揭示出富有哲理的人生感嘆,且看江畔何人初見月,江月何年初照人,這兩句。表面上看對仗工整,無懈可擊。其實此前李白就有青天有月能幾時,我欲停杯一問之的名句。雖然說詩句撞衫的現象很常見,但是優秀的詩人,往往能在前人詞句的基礎上有所發揮更進一層。但若說江畔二句不僅僅沒有創新,還在前人詩句的意境上相比卻是倒退了。如果說這一句是發問,那么下一句“人生代代無窮已,江月年年照相似”就是可有可無的,這一句看似回答,其實是依舊徘徊在問題的邊緣沒有進行深入的思考,顯得剩余而沒有好處。緊接而來的是“不知江月待何人,但見長江送流水”,同樣又犯了王勃的“閣中帝子今何在,檻外長江空自流”語意上的重復。至于后面的借月光書寫閨情的句子則更顯得老生常談,又沒有真情實感。后面又寫到了自我的思鄉之情,這種過度實在不是很自然,由他人到自我,由感情到思鄉之情,兩種情緒的交織,給人一種模糊朦朧之感的同時,也讓人無法真正搞清楚詩人此刻的情緒,也就無法到達以情動人的目的。

  • 本文已影響

    微信公眾號: 【從容美文網】 crongcn

    上一篇:為什么總想有個小院 下一篇:我的家

    最新文章

    關于本站|聯系我們|廣告合作|版權聲明|隱私保護|雜志訂閱

    青海快三对子妙招